2014年11月23日
主頁 > 世紀
世紀.杜韋誌﹕盲目.目盲

2013年8月7日 (三)

【 明 報 專 訊 】 編 按 : 早 前 , 失 明 、 弱 聽 及 有 觸 感 障 礙 的 學 生 曾 芷 君 , 考 入 香 港 中 文 大 學 , 成 為 新 聞 焦 點 , 加 之 近 期 上 映 的 《 盲 探 》 提 到 視 障 者 在 身 邊 扶 助 的 人 物 何 等 重 要 , 作 家 張 美 君 觀 賞 後 有 話 想 說 。 先 從 近 日 引 起 爭 議 的 旺 角 談 起 。

熙 來 攘 往 的 旺 角 鬧 巿 , 人 群 肩 摩 踵 接 , 其 中 必 定 有 他 要 追 蹤 的 嫌 疑 犯 在 游 走 。 但 與 其 人 云 亦 云 的 說 城 市 乃 罪 惡 溫 H , 黑 暗 之 都 , 不 如 說 城 市 乃 目 盲 或 盲 目 生 之 所 在 地 。 有 人 眼 目 看 不 見 , 耳 朵 聰 敏 心 眼 澄 明 ; 也 有 人 視 力 正 常 , 卻 盲 目 執 著 , 在 孽 海 痛 苦 掙 扎 。 他 屬 於 前 者 , 還 是 盲 探 , 有 許 多 特 別 任 務 , 矯 健 地 以 導 盲 棒 在 人 群 中 穿 梭 。 他 看 不 見 人 群 , 卻 嗅 得 到 疑 犯 的 汗 水 和 體 味 , 聽 到 他 內 心 的 獨 白 。 就 是 這 樣 , 盲 探 聽 到 嗅 到 感 受 到 , 不 久 就 鎖 定 目 標 , 把 拋 擲 通 渠 水 的 疑 犯 繩 之 於 法 , 當 然 他 必 須 與 身 手 敏 捷 的 女 探 員 配 合 , 才 能 成 功 , 當 然 警 方 一 定 事 後 大 事 吹 噓 他 們 的 功 勞 , 因 為 他 們 安 裝 了 天 眼 云 云 。

這 是 杜 琪 和 韋 家 輝 新 作 《 盲 探 》 的 開 首 , 節 奏 明 快 , 趣 味 盎 然 , 既 是 電 影 的 引 子 , 亦 儼 若 其 楔 子 。 當 女 探 員 何 家 彤 ( 鄭 秀 文 飾 ) 向 盲 探 莊 士 敦 ( 劉 德 華 飾 ) 說 : 「 你 就 神 探 莊 士 敦 , 是 我 的 偶 像 啊 。 」 你 不 是 想 起 杜 韋 前 作 《 神 探 》 麼 ? 既 看 見 鄭 秀 文 劉 德 華 的 絕 配 , 你 是 否 不 期 然 地 聯 想 這 懸 疑 偵 探 故 事 是 否 《 孤 男 寡 女 》 喜 劇 系 列 的 延 續 ? 問 對 了 , 分 析 商 業 電 影 , 從 類 型 明 星 卡 士 入 手 , 總 有 啟 示 。 盲 探 是 一 個 類 型 混 雜 的 城 巿 故 事 , 喜 劇 糅 雜 偵 探 懸 疑 ; 但 更 叫 人 意 外 的 , 是 杜 韋 二 人 把 目 盲 盲 目 主 題 融 在 查 案 和 創 作 框 架 內 。

班 雅 明 與 偵 探

把 偵 探 隱 喻 創 作 者 已 不 是 新 鮮 事 , 最 早 把 這 想 法 道 出 應 是 德 國 猶 太 裔 文 評 家 班 雅 明 (Walter Benjamin) 。 他 在 一 篇 題 為 《 漫 遊 者 》 (The Flaneur , 1938) 的 文 章 中 提 到 , 作 家 有 若 偵 探 在 罪 惡 的 城 市 游 走 , 他 必 須 以 雪 亮 眼 睛 觀 察 各 種 瑣 碎 不 堪 的 現 象 , 像 偵 探 那 樣 閱 讀 城 市 , 然 後 在 重 組 細 節 的 過 程 , 把 那 不 為 人 知 的 故 事 編 織 , 捕 捉 那 稍 縱 即 逝 的 城 巿 光 影 , 並 非 純 粹 作 紀 錄 片 式 的 再 現 , 乃 是 繪 畫 創 作 一 幅 創 新 的 城 市 圖 像 。 這 浪 蕩 漫 遊 者 , 是 偵 探 亦 是 創 作 者 , 努 力 地 「 看 」 清 楚 變 遷 莫 測 的 城 市 。 眼 目 的 觀 看 是 漫 遊 者 、 偵 探 和 創 作 者 最 鋒 利 武 器 , 有 人 因 此 批 評 這 想 法 把 視 覺 的 重 要 性 放 得 太 大 。 所 以 當 「 盲 探 」 這 形 象 出 現 時 , 我 不 期 然 相 信 , 故 事 一 定 衝 「 視 覺 的 霸 權 」 這 個 大 前 提 而 來 , 也 許 我 過 度 詮 釋 了 。 許 久 以 前 看 過 一 齣 關 於 盲 探 的 電 視 片 集 , 忘 了 叫 什 麼 名 字 , 情 節 統 統 也 想 不 起 , 只 記 得 他 有 一 隻 導 盲 犬 。 電 影 《 盲 探 》 沒 有 導 盲 犬 , 只 有 女 警 何 家 彤 , 但 她 又 不 止 扮 演 警 犬 的 角 色 。 她 與 盲 探 卻 二 為 一 體 , 互 相 依 賴 , 不 但 在 查 案 的 過 程 如 是 , 在 一 起 重 組 案 情 時 , 他 們 二 人 一 起 進 入 犯 案 者 或 受 害 人 的 精 神 世 界 , 只 是 二 人 的 配 合 仍 不 免 地 跌 入 一 些 二 元 對 立 的 限 制 。

盲 探 目 盲 , 但 嗅 覺 靈 敏 , 想 像 力 非 法 , 而 且 極 度 饞 嘴 , 看 見 他 一 面 查 案 , 一 面 大 快 頤 , 由 紅 酒 魚 翅 龍 蝦 壽 司 到 麵 包 臭 腸 牛 雜 , 查 案 的 過 程 簡 直 有 無 上 快 感 , 叫 人 不 禁 想 跟 他 一 起 行 動 吃 喝 。 他 縱 使 視 障 , 身 體 有 無 限 愉 悅 , 不 讓 健 視 人 專 美 。 他 腦 袋 知 性 的 活 動 跟 口 福 之 慾 好 像 一 樣 活 躍 , 所 以 若 說 傳 統 的 二 元 想 像 把 男 人 局 限 在 理 智 的 範 疇 , 電 影 饞 嘴 的 盲 探 好 像 打 破 了 這 對 立 僵 局 , 彷 彿 告 訴 我 們 生 命 的 體 驗 是 個 整 體 , 視 障 人 的 世 界 雖 有 缺 欠 , 但 其 他 感 官 有 豐 富 的 層 次 , 而 且 那 些 感 官 享 受 又 有 時 引 導 盲 探 偵 破 案 件 , 例 如 他 從 廚 子 下 鹽 的 分 量 意 「 味 」 到 他 內 心 世 界 的 變 化 。 至 於 女 警 何 家 彤 就 純 粹 透 過 身 體 感 官 協 助 查 案 , 比 導 盲 犬 多 了 一 些 工 作 要 做 。 當 她 要 進 入 受 害 者 的 內 心 世 界 時 , 她 必 須 自 殘 嚎 哭 以 致 疲 憊 不 堪 來 體 驗 , 而 且 她 總 是 遵 從 盲 探 的 吩 咐 行 事 , 她 的 身 體 感 官 的 體 驗 似 乎 比 腦 袋 知 性 的 活 動 多 , 盲 探 若 沒 有 她 , 早 就 死 在 黑 夜 的 樹 林 , 給 瘋 狂 的 的 士 司 機 劈 死 。 這 新 的 拯 救 者 , 不 是 女 俠 , 又 不 是 忠 心 耿 耿 的 導 盲 犬 , 卻 是 帶 有 幾 分 神 經 質 的 癡 心 女 僕 。 盲 探 與 女 警 , 一 男 一 女 、 一 主 一 僕 , 與 黑 格 爾 (Hegel) 著 名 辯 證 哲 學 遙 遙 呼 應 , 主 人 和 奴 僕 , 一 個 願 打 一 個 願 捱 , 虐 待 的 和 被 虐 的 互 為 依 賴 、 生 存 , 因 此 電 影 盲 探 助 手 , 一 定 不 可 以 是 導 盲 犬 , 而 且 一 定 要 愛 上 盲 探 。

這 麼 看 來 , 電 影 的 盲 探 和 視 障 世 界 只 是 一 個 手 段 , 為 了 與 盲 目 角 色 的 執 迷 作 鮮 明 對 照 , 像 許 多 觀 所 說 , 以 期 達 到 「 目 盲 心 不 盲 」 的 美 好 想 像 , 我 們 因 此 也 可 以 把 電 影 放 置 在 銀 河 映 像 那 探 討 宿 命 的 主 題 脈 絡 , 與 前 作 《 大 隻 佬 》 等 電 影 呼 應 , 這 實 無 傷 大 雅 。 事 實 上 , 觀 賞 此 片 , 可 以 因 其 喜 劇 效 果 和 與 韋 家 輝 前 作 《 再 生 號 》 對 照 有 許 多 層 次 的 思 考 。 但 是 , 我 們 不 得 不 承 認 , 「 目 盲 心 不 盲 」 這 美 好 想 像 仍 是 形 而 上 的 , 抽 象 得 很 的 , 當 然 十 分 政 治 正 確 , 健 視 人 和 視 障 者 都 不 會 反 對 , 可 是 我 們 明 白 了 多 少 視 障 者 的 體 驗 呢 ? 我 無 意 在 此 說 電 影 有 什 麼 道 德 責 任 解 決 視 障 人 的 困 難 , 只 是 在 看 電 影 時 , 深 知 道 縱 使 抽 象 的 形 而 上 思 考 能 解 放 人 心 , 但 視 障 者 常 面 對 的 障 礙 , 是 如 此 具 體 , 並 不 是 劉 鄭 的 喜 劇 配 搭 可 以 輕 易 浪 漫 化 的 。 最 近 香 港 中 文 大 學 翻 譯 系 取 錄 了 以 唇 讀 求 學 的 曾 芷 君 , 看 見 她 親 吻 書 本 很 感 動 , 但 不 禁 想 到 大 學 要 配 合 支 持 芷 君 的 設 施 很 多 , 長 路 漫 漫 , 芷 君 要 面 對 的 困 難 更 多 , 我 們 除 了 說 勵 志 的 語 言 外 , 還 懂 做 什 麼 ?

視 障 與 城 市

還 想 起 了 年 輕 視 障 作 者 盧 勁 馳 和 他 的 作 品 《 後 遺 》 (2009) , 這 集 子 副 題 為 《 給 健 視 人 仕 : 看 不 見 的 城 市 照 相 簿 》 , 此 書 是 他 與 健 視 主 流 世 界 重 建 溝 通 的 嘗 試 , 曾 在 獲 新 鴻 基 和 三 聯 頒 發 書 獎 。 他 的 自 序 中 有 幾 句 叫 我 揪 心 的 說 話 : 「 我 不 屬 於 你 賴 以 為 生 的 視 象 世 界 … … 於 是 我 只 可 一 直 信 賴 你 , 依 據 你 所 用 的 語 言 … … 」 就 是 因 這 些 隔 閡 , 他 結 集 了 自 己 的 文 字 , 重 拾 失 去 的 語 言 。 他 說 : 「 把 一 個 已 經 被 這 個 城 巿 遺 忘 了 的 秘 密 , 偷 偷 的 告 訴 你 … … 就 是 生 活 在 這 樣 一 個 城 市 , 作 為 一 個 視 障 人 士 的 我 , 失 去 一 切 跟 你 交 流 的 語 言 , 失 去 了 記 憶 , 以 及 失 去 與 你 之 間 的 友 誼 的 整 個 過 程 。 」 盧 勁 馳 的 詩 句 就 在 這 股 動 力 下 沉 澱 凝 聚 , 以 冀 與 健 視 者 相 認 重 遇 , 嘗 試 遠 離 他 人 和 自 己 的 偏 見 , 遠 離 真 正 的 殘 疾 。 勁 馳 曾 是 我 的 學 生 , 至 今 仍 忘 不 了 他 如 何 在 勵 志 語 言 無 法 描 述 的 困 境 不 斷 閱 讀 和 書 寫 , 我 們 在 旁 卻 因 束 手 無 策 而 感 到 不 足 和 羞 愧 。 原 來 心 靈 的 盲 目 和 身 體 的 目 盲 都 是 如 此 真 實 的 障 礙 , 有 誰 可 以 一 夜 之 間 消 除 ? 《 盲 探 》 只 是 一 趟 對 此 無 障 礙 國 度 的 浪 漫 想 像 而 已 。

作 者 簡 介 ﹕ 香 港 大 學 比 較 文 學 系 系 主 任 。 研 究 及 教 學 範 圍 包 括 香 港 文 化 、 視 覺 文 化 、 城 市 及 全 球 化 問 題 、 文 化 理 論 、 小 說 與 電 影 等 。 酷 愛 茶 葉 、 果 醬 、 文 學 、 電 影 和 記 憶 。

[ 文 . 張 美 君 編 輯 袁 兆 昌 電 郵 mpcentury@mingpao.com]


明報網站
| 免責聲明 | 說明

Copyright (c) Mingpao.com
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